前段时间参加农村喜宴,席间几位婆婆吐槽儿媳。

      我帮媳妇带伢做饭洗衣服,她还总是嫌这不好那不好,现在婆婆不好当!

      嫌不好怕什么,我跑回来不带。现在蛮好,她自己想怎么弄怎么弄。

      媳妇老说养不起,有什么养不起的?过去三四个不照样大了,不照样培养出大学生。

说到最后总结:过去物质条件那么差,女人生了那么多孩子,全都靠自己拉扯长大。现在养一两个孩子,年轻媳妇怨声载道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早上被“哭铃”吵醒,闻到一股子哈喇味,我被自己恶心到了:洗头5分钟,管上一星期,今天必须挤时间洗!

冲进卫生间接盆热水,回房把两娃穿戴整齐,让姐弟俩坐在床边玩。千叮万嘱叫豌豆爱护弟弟,虽然刚满两岁的她似懂非懂,每次两人笑着靠近哭着扯皮。

自从当妈洗头冲澡减配,赤身裸体敞开门听动静。这次也不例外,火急火燎地润发揉搓冲洗,希望尽快将孩子收入视线。

“哇……啊……”突然,同时传来豌豆尖叫和弟弟嚎哭的声音。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!

我来不及拧干头发,三个箭步跨进房内。只见弟弟左眼脸颊处流血,豌豆翘着上唇怀抱玩具熊,嘴里振振有词“这是我的!”待我蹲下仔细查看,发现伤口留有齿印,心里顿时猜个大概。

老公年前辞职回家前,这样的情景经常发生,我每天活在提心吊胆中。奈何那会我一个人精力有限,豌豆姐弟经常自伤或互伤,额头脸颊断不了青淤或爪印。

老大翻箱倒柜像老鼠,老二不会走路要人抱,我天天吃不好睡不好,时时陷入焦躁狂乱,再碰上孩子磕碰挂彩,公公吐一句“带娃用心”,分分钟憋成十级内伤。

前几日,弟弟鼻翼有块小血痂,得知系孩子自己摔伤,公公当我和老公面说,“怎么搞的,这乖的两个伢。”也不知到底心疼孩子,还是埋怨我们不仔细。

两年前,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话,心里会恶狠狠地咒他。

别人即使没亲身带娃,嘴里也都叹带娃磨人,怎么到您那轻而易举?如今听得耳根子长茧,早已习惯当作耳旁风,不争不吵对彼此都好。

豌豆刚会翻爬那几个月,每次趁她睡着下楼吃饭,筷子赶碗一顿狼吞虎咽。期间听到孩子突然醒哭,三下两下扒完剩余饭菜,一鼓作气跑上楼查看情况。

公公见我总是神色慌张,有一次轻描淡写地说道:

      带伢不要太过细,哭就让她哭一会,哭累了自然不哭,别自己把伢惯死。以往趁伢睡觉出门办事,哪像你们这样离不得手。

他永远不会明白,我不光心疼孩子哭,更担心她从床上掉落,毕竟已有前车之鉴,后脑勺着地砰地一声,抱起来哭了好久才止,把豌豆爸爸吓得不轻。

二胎临产前两个月,公公承诺他请保姆。公公认为,农村闲赋在家的婆婆很多,2000多块钱肯定能寻到人。结果直到我生产出院,还没找到人愿意接手。

当时,老公陪产假即将结束,我万般无奈委托父母,帮我在镇上找到一婆婆,曾在武汉做过多年月嫂。公公得知工资瞬间黑脸,说出一堆此生扎心的话,只恨我和老公当时啃老。

公公至今坚持,包吃包住不吹风不淋雨,照顾人坐月子何值四千。过去带孩子没那多讲究,女人出了月子做这做那,不照样身体健康活八十。

去年夏日弟弟一岁前后,公公吃过晚饭心情较好时,会抱他到路边或附近超市玩,回来就喜欢自言自语地说,个把伢怎么不好带,抱在手上不哭不闹。

他当然觉得好带,一周抱两到三次,每次约一个小时。不用管吃喝拉撒,不用管日夜啼歌,不用管头疼脑热,这样的一个小时,请给全世界宝妈来一亿!

      全职宝妈说,现在孩子比过去难带。公公婆婆说,怎么就没过去好带了!

      职场宝妈说,婆婆带娃各种不上心。公公婆婆说,带娃比你们上班还累!

靠嘴巴带娃的人最懂带娃?产生分歧的真相只有一个:

没有亲自长年累月带娃的人,体验不到24小时意味什么。Ta也许参与了其中数小时,也许陪伴了某个不长阶段,便会管中窥豹以为不过尔尔。

“现在女人矫情吃不了苦”,我母亲曾经也会埋汰我,当她真正与我一起配合,终于从方方面面感受到——

过去带娃叫养活,衣食住行吃饱穿暖活着就行;现在带娃叫培养,身心发育言行举止样样在意。

换位思考是人们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,但若不能从视角或身体真正交换位置,一个人永远不会懂得换位思考的含义。

上周在育儿群点开一段监控录像,视频中的婆婆单手执奶瓶喂奶,眼睛和脸部却在朝向客厅电视。

只是不知道,从婆婆放松自如的神态来看,对家里安装有监控是否知情。

发布视频的宝妈正在上班,打开电脑同步监控系统,看到这一幕心里十分不悦:“我觉得女儿被抱姿势很不舒服,你看她的脑袋那样吊着喝奶……”

接着群里有人诉说,为了不让婆婆在家看电视剧,把遥控器藏起来甚至带到单位。

在家安装监控设备无可厚非,都是为了更科学地照看孩子,但是如果变成监督婆婆是否偷懒,是否按照自己标准执行带娃任务,让我只能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。

以我自己的全职带娃经历,有时为了腾出手来做事,只好给电子产品绕住孩子。偶尔用手机刷刷电视剧,让孩子在地上爬会哭会,真的只是因为人太累了,需要找点乐子调节自己。

这个社会的家庭矛盾大多在于,多数人没有一以贯之的价值观。只允许自己自私,把义务推给别人;不允许别人自私,把问题归于别人。

      当自己身处弱势时,从左边口袋掏出一套道理:“我多不容易,你竟然不心疼我。”

      当自己身处强势时,从右边口袋掏出一套道理:“你怎么这样,我对你还不够好?”

很少有身处强势的人主动换到弱势位置,去尊重别人的付出,去理解别人的辛劳。

所以,不带孩子的公公婆婆会说,不就是带个孩子能有多累?不带孩子的职场宝妈也说,娃给你带个白天都带不好!

大学好友小吴表示,特别佩服那些全职宝妈,隐忍克制需要多大能耐。换做脾气火爆的她,可能三天瞌睡没睡饱,就会生出无名怒火,跟孩子爸拍桌对嚷。

“我对孩子生活上比较粗放,不会按照育儿书照本宣科。”小吴坦诚,一些老人带娃的习惯,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,大多数睁只眼闭只眼,“换做我和老公自己带娃,也不一定事事做得顺心”。

从产后4个月断奶复职,到现在女儿接近3岁,紫薇把娃托管给镇上婆婆,夫妻二人现都在武汉上班。她深知,自己带孩子缺乏耐心,而婆婆个性乐观开朗,能帮她带娃非常感激。

孟子云:“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诸己。”

真正有诚意的换位思考是,同情女人全职带孩子的不易,多给她们言行上的理解支持,少说一些磨磨唧唧的风凉话。

真正有情怀的换位思考是,认同老人帮忙带孩子的价值,多关注他们默默付出的部分,少盯着他们屡教不改的陋习。

实在合不来的、看不顺眼的、不易相处的,脱离经济和人力依存试试看?就像豌豆妈妈前几篇文章提到的,要么脱敏,要么脱离。